專訪極米科技鐘波:未來的顯示一定沒有實體屏幕

來源:騰訊新聞 時間:2019-07-05 創業創新
鐘波認為,未來的顯示屏幕可大可小,屏幕無處不在,而且可以召之即來麾之即去。比如現在有的智能冰箱上會有一個液晶屏幕,但實用性不強,是一個偽需求。如果未來這個屏幕可以根據用戶需要出現,并且屏幕可大可小,不需要的時候它就消失掉,那就很方便。

  “希望極米能成為投影機市場的大疆。”華為事件之后,極米科技創始人鐘波曾在今年五月寫了一封名為《成為全球第一,我們還有多遠?》的公司內部信,他在信中表示中國企業走出國門得到普遍認可的只有華為、大疆等為數不多的品牌,未來五年要在產品創新、線下渠道、海外市場以及品牌建設方面重點投入。

  極米是一家專注于激光電視和智能投影的設計、研發和生產的公司,目前已推出了40余款激光電視和智能投影設備。其所生產的智能投影屬于智能電視的分支,它和智能電視所采用的解碼系統以及畫質優化技術一脈相承,采用了運動補償等與電視相關的諸多算法和硬件層面的優化。

  市場調研機構IDC發布的《IDC 2018年第四季度中國投影機市場跟蹤報告》顯示,2018年,極米科技以57.5萬臺的出貨量,位居2018年中國投影機市場出貨量第一,極米科技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15.2萬的出貨量。

  鐘波近期接受騰訊《深網》專訪,講述了他2013年從深圳辭職回成都創辦極米科技的經歷,在這個過程中,鐘波也經歷了大多數創業者都可能遇到的問題,理想和現實的巨大差距以及外界質疑等等。面對市場環境的新變化,鐘波也分享了他對于行業未來和公司發展的一些思考。

  在創立極米科技之前,鐘波曾任職于海信和電視芯片供應商MStar(晨星半導體),這兩份與電視相關的工作自然讓鐘波一直關注電視產業的發展,鐘波認為,極米對激光電視的定位是希望其替代家庭的第一臺電視,而智能投影成為家庭的第二臺或第三臺電視。鐘波認為未來的顯示一定是沒有實體屏幕的,因為無論從易用性還是成本方面,投影產品相比于實體屏幕產品都更有優勢。

  以下為本次專訪實錄

  :

  問:當時創業最初的出發點是什么?

  鐘波:要追溯到最初的出發點還是和我的性格有關系。我2003年從成都電子科技大學畢業后,原本有一次到北京進入體制內的工作機會,那份工作機會很難得,我家人也很希望我有份穩定的工作。但是我最后去了海信青島等離子研究所,倒不是說這對我有多大的吸引力,而是說我不想未來的人生就這樣一條直線,并且在我20多歲的時候就已經定好了。

  后來在青島工作了一年,我就想到深圳去,因為深圳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地方。當時我也是下很大的勇氣,因為在海信也是待得挺好的,蠻穩定的,研究所里面也比較舒服。我到了深圳一個上游的芯片公司,是一個小公司,我去的時候才十多個人。當時的想法是,我覺得人生不應該就在一個地方很平穩的過去,還是想更有挑戰一些,或者說盡管我未來的人生有起有伏,可能會很慘,但是我覺得人的生命長度可能是一定的,但是寬度可以更豐富一點,看到不同的東西,所以當時就跳槽到了深圳這家十多個人的小公司。這家公司壓力很大,去就丟任務給你,獨當一面成長很快,我在這個公司待了將近十年,這家公司叫MStar(晨星半導體),后來成為了全球第一的電視機芯片供應商。

  公司后來上市,我也有了創業的第一桶金。我2009年之后已經負責西南這一片的業務和技術了,很自由,關系也維護得很好,雖然待遇也很好,差不多年薪百萬吧,在那個時候的年薪百萬相當于現在的三四百萬的待遇了,但是當時覺得工作越來越沒挑戰,我還是想說我要做點事。

  2011年底到2012年初的時候,看著這么多年電視機的發展,不論從顯像管電視到液晶電視這種過渡,還是從非智能電視到多媒體電視最后到互聯網電視,電視的開機率越來越低,大家基本上不怎么看電視,我就在想,未來的電視、下一代電視會是什么樣的?那時候我看到一個概念視頻,是iPhone5還沒出來的時候大家在猜想iPhone5是什么樣的,那個概念視頻中,iPhone5投影出來,在桌子上可以敲擊,然后空氣中可以成像,很酷炫。

  我認為未來顯示就是這樣的,就像《鋼鐵俠》里你看到的一樣,招一下手就出現一個屏幕,可大可小無處不在,揮一下手它有可能就消失掉那種。要實現這個最關鍵的一點是什么?我們認為未來的電視一定是沒有實體的屏幕的,是無形的。

  問:創業團隊怎么搭建的?

  鐘波:都是朋友或者是以前的同學,或者是朋友的同事。之前你看到的文章里有我們創業的照片,創業的時候其實挺苦的,照片上你看到的辦公地點是一個包含車庫一共有四層的毛坯別墅,車庫我們用來做硬件的調試產品,然后一樓就拿來做展示,因為那個產品的屬性是需要大屏幕,投在墻上去展示。二樓用來做軟件,做系統智能化、固件這些東西。三樓我們放著買來的高低鐵架床,用來休息,很臟很亂,就像學生一樣住在里面。

  你可以想象,創業之前我們已經年薪百萬,有的已經結婚了,有老婆小孩,把老婆小孩扔在深圳,然后自己回來成都做研發,而且拿的錢只有3500元一個月。大家說好我們一起湊錢來創這個業,吃住都在那里面,不需要其他錢,象征性地發3500。

  其實現在想著還是蠻艱苦,但是那個時候確實感覺不到有任何苦的,因為在做自己喜歡的產品。我們也有建了自己的論壇跟消費者、愛好者交流,說我們要做這樣一個很奇特的東西,你們有什么建議,大家就在那里交流等等。那時候氛圍還挺好,大家還是比較純樸地去交流,對產品的看法、對創業的理解之類的。

  問:當時為什么選擇在成都創業?因為北京深圳可能有更好的傳播資源或者配套的產業鏈?

  鐘波:這個問題很多時候也被問到,因為北京上海宣傳創業那些更容易,深圳廣州供應鏈更完整,為什么選擇在成都呢?因為剛剛辭職創業,團隊中有人從華為還有MStar出來,會有很多獵頭也會找我們。我們就想摒棄這種誘惑,好好去做產品,就選擇了成都。因為成都會讓人靜下來去創新,你看到我們在那個環境待了一年半時間,它不是短期的一個月,而是一年半的時間沒有產出地去研發一個全新形態的東西,我相信在深圳是很難做到的,因為誘惑太多了。在整個創業過程中間也有很多誘惑,什么VR、AR這些東西,我們還是堅持我們的方向繼續往下做,沒有受到資本的推動去做一些看起來不成熟或者很有誘惑的東西。這一方面就是剛才說到的會沉下心來做研發。另外我們覺得成都是一個有生活氣息的城市,更多讓我們去了解消費者到底需要什么,而不是說哪些能賺錢,哪些能掙快錢。

  問:創業過程中有沒有特別困難的時候?

  鐘波:主要是方向的困惑。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2014年的時候,我們那時候在北京開第一次發布會,開完發布會以后我們的官網一下子就被擠爆了,502打不開了,我也不知道是別人搗亂了還是怎么樣,反正一下子流量太大就崩潰掉了,當時就賣出了幾千臺,都被大家就搶光了。現在想來幾千臺已經還是很不錯了,但是那個時候不覺得是爆款,因為外面全部充斥著虛假新聞,說什么1分鐘搶購幾十萬臺手機什么的,當時我們就覺得我們怎么差距別人那么大,我們怎么也得賣個幾萬臺吧。

  當時我就特別迷茫,因為熱度過了以后,又恢復到了每天只賣幾臺、十多臺、二十多臺那種狀態。就想我們不是應該一下子一炮而紅,然后就供不應求,然后幾十萬臺這樣子走上正軌嗎。當時也拿到了融資,于是就打了500萬的電梯廣告,好像也沒有什么效果,所以就更迷茫,因為我們做技術的不懂什么營銷。

  于是我從成都去到北京跟那些創業者討論和學習。當時北京的創業圈各種商業模式創新很多,其中有人建議我對銷售數據作假,因為這樣有利于融資;還有人建議我學習賣情趣用品的馬佳佳,先把話題炒熱。這些主意乍一聽還真像那么回事,但其實都不靠譜。那個時候我特別頹廢,因為找不到方向,消費者對新事物認知有一個過程,怎么去建渠道,怎么去賣產品呢?我們其實是不太知道的。

  問:后來是怎么挺過來的?

  鐘波:后來過了一個月沒有辦法,我想做技術的還是回到初心,我們不做這種炒作的事情。我們開始也沒有想過自己要有多成功,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完整的產品,自己喜歡的產品,就算我“死”在沙灘上,如果電視未來的無屏化這個里程當中有我的一份貢獻我覺得也挺好的。回頭我們就專心做產品,當時為了把產品做到極致,也和全球一流的音響品牌哈曼卡頓合作。我們當時覺得除了好的圖像也要有好的聲音,才有很好的臨場感和沉浸式的感覺。

  我們重新考慮智能投影的應用場景:回到家消費者需要什么,需要的不是馬上看電視和看電影,而是需要聽一些舒緩的音樂放松一下,因為太累了。所以我們就加上黑膠唱片功能,摸一下它就有音樂,手揮一下就下一首。當時才2014年,像現在通過Wi-Fi說什么,猜你喜歡的那些東西還不流行的。我們的產品就是根據你的喜好個性化推薦,然后猜你喜歡的歌,等你休息好了,還可以打開投影看一個大片,挺爽。那時候也受到硬件免費的影響,價格也定得非常極致,推出來才2500元左右。我們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打磨的新一代產品,在京東眾籌上一下子就獲得了1000多萬的金額,打破了京東前面所有的眾籌記錄。

  后來所有的渠道都找上門來要銷售。我們公司2013年11月份在成都注冊,當年就是1000多萬銷售額,第二年2014年就是七八千萬,2015年就是2點幾個億,2016年就7個多億,2017年就是10個億出頭了,2018年就20個億左右了,稅后十七八個億,每年其實平均增速都超過百分之百的。2018年我們成為中國投影機市場全年出貨量第一,在之前一直是日本的愛普生。

  2014年是我覺得最灰暗的時候,所以我覺得還是要靜下心來做產品,把產品做到極致,那一年也是我們很關鍵的一年。

  還有一個插曲,新品推出后還賣斷貨,大家都在罵“好的不學壞的學,去學別人耍滑,饑餓營銷。”結果沒有辦法,我就跑到北京,拉上我一個產品經理,我說缺貨你也有責任,大家去剪個光頭。然后兩個人剪了光頭去和粉絲見面和道歉,向粉絲保證三個月之內一定解決所有問題。

  2、關于產品和未來布局

  問:極米的激光電視和智能投影相比于傳統電視有什么不同?

  鐘波:激光電視屏幕大這點顯而易見,并且是不可比擬。除此之外,它的功耗相對同等尺寸的傳統電視只有二分之一,液晶電視發熱大,夏天會比較難受。很多用戶選擇極米,還因為智能投影和激光電視相比傳統電視更不傷眼睛,它是漫反射原理成像。

  我不能說它未來一定會成為替代電視的主流,但它確實有很大的潛力。現在電視國內一年出四五千萬臺,激光電視出貨量只有20萬臺左右,所以還有很大的空間。如果激光電視可以占到整個電視市場的10%就很了不得了。

  我們對智能投影的定位是想成為家里的第二臺、第三臺電視。以前大家的選擇是,在臥室里裝一個小的傳統電視,那它的畫面仍然是小尺寸的,滿足不了大家的需求。隨著智能投影出來,第二臺電視、第三臺電視更多轉變成選擇一個大屏幕。用戶躺在床上,投影可以將天花板變成一個大屏幕。

  所以我們的整個想法就是,智能投影替代家里第二臺、第三臺電視,激光電視替代第一臺電視——客廳電視。

  問:您一直強調未來的顯示一定是無屏的,為什么?

  鐘波:我一直認為,未來的顯示屏幕可大可小,屏幕無處不在,而且可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比如現在有的智能冰箱上會有一個液晶屏幕,但實用性不強,是一個偽需求。如果未來這個屏幕可以根據用戶需要出現,并且屏幕可大可小,不需要的時候它就消失掉,那就很方便。

  另外,其實現在的顯示技術主流是液晶技術,液晶技術越大切割越不經濟,大尺寸的液晶電視很貴,100寸的價格大概50萬左右。另外,大尺寸的液晶電視入戶很困難,超過70寸的液晶面板可能都進不了電梯。之前媒體有報道過100寸的電視,得從陽臺才能吊進去的,很麻煩。

  所以同樣大的屏幕,從成本上來看,投影越來越有優勢,里面光學元件,玻璃或者精密鏡片說到底是二氧化硅,芯片也是硅,從未來的邊際成本它是越來越便宜的,從原料的組成來說,它也是一個集成光聲電的很完美的結合。

  問:極米現在的產品線包括了激光電視、智能投影、家庭娛樂設備,還有兒童相關的設備和周邊的一些配件。這個產品線設置的邏輯是什么?

  鐘波:是從用戶需要來進行設計的,我們給兒童用戶提供更健康的方式。首先投影產品更不傷眼,很多家長買了我們產品說不傷眼,小孩子也喜歡看。其次是內容的設定更加健康。小孩子如果你不讓他接觸外界的信息,和同齡人是無法交流,沒有共同語言的。如果完全不讓孩子看電視,那別人都在談論某個動畫片的時候,你的孩子可能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們希望用更健康的方式讓孩子去了解世界,這個“健康”不單是視力的健康,還有內容的健康,我們專屬的兒童產品的內容都是經過篩選的、健康的內容,屏蔽了暴力、血腥等對孩子不利的內容。

  問:能否介紹一下內容運營方面的情況?有數據說極米的內容付費率很高?

  鐘波:我們會做整個UI,極米產品整個系統是我們自己做的。內容方面也會做一些運營,去年我們在運營方面的收入利潤都千萬級別的。

  內容不能說是主要的收入來源,但它會展示說我們用戶的價值是非常高的。從愛奇藝后臺的付費率來說,我們的付費率達到了30%以上,高于傳統電視的付費率,說明消費者其實是比較認可我們這樣的平臺或者這樣終端的內容。

  原因很簡單,你用手機肯定不愿意點類似《戰狼2》的大片來看,即便只讓你付5塊錢可能你都不愿意。為什么?因為達不到那種影院的震撼效果,就是體驗不好。

  在電視上也是一樣。你會在電視上點播一個幾塊錢的片子嗎?可能也不會。以前內容不發達的時候,我們在電視上用DVD或者錄像帶看內容,效果很差但也能看得津津有味。現在用戶對品質的要求高了,內容信息也過剩了,大家更希望在有限的時間享受優質的內容和震撼的音質畫質。所以,當我們的產品可以給用戶提供和電影院一樣的視聽效果,大家是愿意付費的,花幾塊錢十幾塊錢就可以不去電影院排隊了。

  問:內容運營未來有可能會成為極米的主要利潤來源嗎?

  鐘波:我們覺得不會,它只是錦上添花。我們自始至終認為產品要做到極致用戶才會用,如果產品不好,免費送也沒有人用。所以產品才是我們的主線,內容是錦上添花,這個主次不能搞錯了。有一種模式是硬件免費內容付費,如果你產品做得足夠好,為什么別人不愿意去買你的產品,而你要免費送產品呢?這個是悖論。

  問:您在公司內部的公開信中談到了華為和大疆,在國際市場上,極米要對標哪家公司?

  鐘波:在國際上我們一定要對標大疆和華為。因為他們在品牌塑造和國外的一些老牌一樣,都是很正規的做法,腳踏實地的一步一步做,不惜投入,是長期的眼光。國內很多公司都是急功近利,不惜貼牌什么的。國內的電視機為什么這么多年一直沒有成為世界型的品牌,是因為從產品形態來說是在跟隨別人,跟隨的結果是,無論是渠道還是品牌,別人都比你好,你只能打低價,就會越打越差。

  為什么大疆和華為能夠成功,華為是堅持品牌投入,堅持產品創新。大疆真的是從形態上從零到一創造出來一個新的品類,無人機是以前都沒有的。我們其實也是一樣,我們也是從無到有創造了這樣一個家用投影的品類。我們希望我們也能引領全球的潮流,抓住這個契機,讓中國的品牌成為全球的一流品牌。這是我們的想法。

  問:您認為目前智能投影或者激光電視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么?

  鐘總: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要解決形態問題,未來產品可能有各種形態。就像我們阿拉丁智能投影吸頂燈一樣,不僅是燈還是投影,要看電視的時候語音一下就出來圖像了。因為現在屏幕大小問題已經解決,畫質也能接受,產品形態這條主線會隨著研發變得越來越好。另外一條線是,產品更加方便,更加無處不在。

  問:現在都在討論未來智能家居的入口是什么,有廠商認為是智能電視,有廠商認為是智能音響?您認為智能投影可能是智能家居的入口嗎?

  鐘波:我個人沒有想過去占領什么入口。娛樂在家庭里面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以前大家都其樂融融一起看電視,現在都是各玩各的手機,甚至在一張床上都背對著背玩手機。為什么現在頸椎病越來越多,大家玩手機都是前傾式地在看,如果后仰式的很放松的去享受娛樂時光會更健康。我覺得我們是提供這樣一個場景,讓大家更多地享受生活。至于是不是占領家庭的入口,第一我們不想去占領,第二我覺得這是一個偽命題。未來都是IoT時代,萬物互聯、萬物智能的時代,每一個終端都是一個入口和一個交流的通道,并不存在誰是一個樞紐去把控到所有,把別人的路掐死是不存在的。

  第一個時代是互聯網時代,大家通過PC去獲取信息去交流,后面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大家又通過手機做所有事情。未來可能會是沉浸式互聯網的時代,隨著VR的興起,可能大家的所見會是光學組成的,會讓你覺得身臨其境。你的信息來源就不是束縛在這個小小的手機屏幕上,而是各個方面。你的桌子上可能呈現一些數字或者一些畫面,就像科幻電影里一樣你是沉浸在整個信息海洋當中,而不是任何一個小小的通道。


0 0 0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評論
用戶評論
  • img 用戶名稱 2018-12-31

你可能會喜歡

银河现金注册 挖铝矿怎么赚钱 梦幻西游卖食谱赚钱 有什么看小说还能赚钱的软件 老婆离家要不要给她赚钱 有人借贷宝赚钱的吗 孩子说我长大要赚钱给你花 旭旭宝宝怎么赚钱的 手机搞流量积分赚钱 腾讯主要靠什么来赚钱 威海导游赚钱么 聚宝汇 绑赚钱中心 大话商人收什么赚钱 码头很赚钱 gta5赚钱炒股 冬奥赚钱 免费打码赚钱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