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上市數量一線城市“墊底”,廣州國資發力!半年出手8家上市公司,3.6萬億“家底”彈藥充足

來源:證券時報網 時間:2019-07-03 上市事件
四大一線城市之一的廣州,素來以強大的國資系統為傲。但廣州本地剛滿百家的A股上市公司數量,使其在資本市場上的成績明顯落后于同省兄弟深圳。

  伴隨著去年A股上市公司大面積出現股權質押危機,以及監管層號召為民企紓困的背景,資本雄厚的地方國資接盤上市公司股權成為資本市場的一大新動向。

  四大一線城市之一的廣州,素來以強大的國資系統為傲。但廣州本地剛滿百家的A股上市公司數量,使其在資本市場上的成績明顯落后于同省兄弟深圳。

  就在最近,素有園林行業“北東方、南棕櫚”之稱的廣州民企棕櫚股份(002431)還被河南國資收入囊中,注冊地也正式遷入河南,成為河南省第80家上市公司。而在此之前,位于廣州花都區的LED封裝巨頭鴻利智匯(300219),也被四川省瀘州市國資委旗下的瀘州老窖集團拿下控股權。

  上市公司數量本就不多,還被外地國資“挖墻腳”,或多或少有些尷尬,但廣州也并非毫無動作。e公司記者注意到,近一段時間以來,廣州國資也不斷籌劃對外“出擊”,特別是頻頻出手收購外地上市公司股權。

  近半年頻頻出手

  6月24日,威創股份公告,控股股東威創投資擬向科學城(廣州)投資集團(簡稱“科學城集團”)轉讓9100萬股,占總股本的10%。6月21日,康芝藥業公告,控股股東宏氏投資擬將10%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廣州高新投。轉讓完成后,后者將成為公司二股東。

  6月20日,眾應互聯稱,控股股東計劃通過協議轉讓、定增等方式引入廣州開發區產業基金成為公司股東,投資金額不低于8億元,且不排除進一步與公司深入戰略合作的可能性。5月16日,搜于特稱,控股股東為給公司引進戰略投資者,擬將其所持公司10%的股份轉讓給廣州高新投。

  今年5月,被譽為湖南工程機械“三駕馬車”之一山河智能(002097)董事會換屆,由廣州市政府100%獨資控股的大型國企萬力集團,通過取得新一屆董事會中的4個董事席位,正式執掌山河智能。在此之前,萬力集團通過子公司受讓山河智能原實控人6.2%的股份并接受其8%股份所涉及的表決權、提案權,同時受讓公司其他股東所持合計14.24%的股份,合計掌控了山河智能28.43%的表決權,成為該公司控股股東。

  今年3月,萬寶集團子公司萬寶長睿同樣通過“股權轉讓+表決權委托”的方式斬獲了金明精機27.35%的表決權,成為其控股股東。而在更早的2018年年底,利德曼、*ST鵬起兩家公司也迎來廣州國資入主。

  在上述8家廣州國資入股的企業中,除了威創股份是廣州本地民營企業外,其他7家均為外地民營上市公司。如康芝藥業就位于海南,眾應互聯地處江蘇,*ST鵬起位于上海,利德曼遠在北京,搜于特和金明精機則分別位于廣東省內的東莞和汕頭。

  廣州國資近期入股上市公司情況

  從行業來看,上述企業以制造業為主,如山河智能和金明精機均主營專用機械設備,利德曼和康芝藥業均屬于生物醫藥行業,搜于特主營服裝及供應鏈管理,*ST鵬起主營環保、軍工,威創股份主營超高分辨率數字拼接墻系統及幼教服務。僅眾應互聯一家不屬于制造業,主營互聯網游戲相關業務。

  在廣州國資入股前,這些企業都存在著或輕或重的股權質押問題。如眾應互聯控股股東此前曾接近100%質押,股價也一度跌破平倉線;而山河智能、康芝藥業等公司在股權轉讓前也都保持很高的質押比例。*ST鵬起原實控人的股權此前則是被法院輪候凍結。

  側重產業協同融合

  連續多起股權轉讓看似眼花繚亂,但e公司記者注意到,廣州國資入股大多以產業協同融合發展為目的。以控股山河智能的萬力集團為例,該公司是一家以橡膠、化工和生產性服務業“2+1”板塊為主業的國有大型實業企業集團,主要涉及輪胎、橡膠制品、化工、房地產、金融等領域。

  萬力集團總經理黃勇此前接受e公司記者采訪時表示,雙方的協同效應將會為山河智能帶來更大市場空間,萬力集團旗下有橡膠輪胎業務,這與山河智能工程機械業務相關聯,此后雙方可在產品業務方面協同。同時,國家正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廣東未來對工程機械需求勢必加大,山河智能獲得廣州國資背景后,對其開拓粵港澳市場將有正面影響。

  控股金明精機的萬寶集團,是廣州國資委全資持股的直屬大型綜合性國際化集團。據官網介紹,萬寶1979年制造了國內第一臺電冰箱。如今萬寶集團擁有廣州、青島、合肥以及意大利ACC等十大生產基地,形成了中國最完整的制冷設備產業鏈、家電系列產品集群以及華南地區最有影響力的鑄鍛件生產基地。

  從事薄膜吹塑設備、中空成型設備等專用機械的金明精機,與萬寶集團自身的制造業務也存在不少交集。萬寶集團在受讓股權時曾表示,看好金明精機在智能化薄膜裝備、智慧工廠及相關產業領域的發展前景,成為公司新的投資者,能夠為公司經營發展提供全方位的支持。

  廣州高新投在與康芝藥業大股東簽訂《股份轉讓協議》的同時,還與康芝藥業簽訂了一份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通過優勢互補發展生物醫藥產業,康芝藥業將籌劃在廣州國際生物島設立集團研發中心,并積極推動產業上下游關聯企業在廣州黃埔區、開發區等地落戶。

  而廣州高新投正是廣州開發區管委會100%控股的企業,也是開發區內設立最早、實力最強的國有企業,在資金實力、政策扶持、產業運營、園區建設等方面的優勢,剛好可為康芝藥業有關項目落地廣州提供扶持。

  與康芝藥業類似,威創股份也與入股方科學城集團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雙方擬共同推動在兒童教育文化產業、城市更新改造項目、國際教育、超高清視頻產業、產業投資基金等多方面的合作。

  記者注意到,廣州市國資委此前公開發布的2019年工作安排中明確指出,加快推進創新園區開發建設,支持新能源汽車、裝配式綠色建筑、高端裝備、生物醫藥、文化創意等新產業發展。而在上述企業中,山河智能、金明精機就屬于高端裝備領域,而康芝藥業、利德曼屬于生物醫藥產業,眾應互聯則屬于文化創意產業的范疇內。

  對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廣州金融業高管告訴記者,從國資角度來說,(入股民營企業)有著國企改革的背景因素。“一方面可能存在通過并購填補短板、支持戰略新產業發展的需求;另一方面,很多地方國資旗下還有大量的資產需要證券化,直接IPO可能不符合條件或者等待時間太長,收購一些上市公司再謀求進一步的資本運作或直接借殼,都是相對便捷的方式。”

  而從被入股的標的來看,也會有幾方面的考慮:第一,從去年開始,許多民企大股東質押過高,謀求國資入股紓困,這是一個大背景;第二,如今小市值的上市公司越來越被邊緣化,上市公司平臺的價值也遠不如從前,一些企業的大股東也在謀求變現;第三,部分民企在取得國資參股或控股后,有可能得到更多的資源或扶持。

  上市公司數量“掉隊”

  隨著資本市場不斷被國家提升到更高的戰略高度,地方上市公司數量也成為折射各地經濟發展水平,衡量新興產業潛在空間的重要依據。但就廣州而言,在資本市場上的成績似乎不盡如人意。

  1992年,綠景控股(000502)的前身瓊能源A在深交所正式掛牌,成為了廣州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到了2019年,新媒股份(300770)和因賽集團(300781)這兩家企業的上市,終于讓廣州本地A股上市公司數量達到了100家。

  百家上市公司雖然不易,但相比其他一線城市則遜色不少。北京上海尚且不提,就連與廣州相隔百公里的深圳,A股上市公司數量已經接近300家,與廣州拉開了近兩倍的差距。不僅如此,就連杭州、蘇州這些“二線城市”,近年來都紛紛突破100家上市公司,這也被一些人用作看衰廣州從一線城市“掉隊”的依據。

  對于這一現象,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系教授林江在接受e公司記者采訪時表示,這一問題要追溯到廣州經濟過去多年的發展歷程上。“廣州早期的產業一直以傳統制造業、商業貿易等行業為主,而且在這些產業中占據主導地位的大多是國企,比如排名靠前的都是‘廣汽’、‘廣藥’這些‘國字頭’。”

  “深圳則完全不同,成立時就是‘一張白紙’,基本沒有什么國企,所以導致必須依靠民營資本、民營企業,這也倒逼政府加大對民營企業的扶持力度和服務質量,再加上深交所的成立,也讓深圳在金融上也具備了無可比擬的優勢,在深圳上市的大多數也都是民營科技創新型的企業。”

  林江認為,相比深圳,廣州的產業結構和發展歷程更像是一個“小版”的上海,都是以傳統產業和國有企業為主,這也導致過去政府在經濟發展中必然會倚重國企,民營企業的地位自然沒有那么重。但上海畢竟有著遠東金融中心的地位,而且上交所的成立也讓上海的企業天然具備接近資本市場的優勢,這個優勢相對于廣州也是非常顯著的。

  中國(深圳)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副所長余凌曲也持類似觀點。他認為,廣州過去在商業、傳統產業和國有經濟等方面非常成功,所以一度沒有太大的壓力去轉型升級,從民營經濟、創新發展找突破口。

  事實上,“國強民弱”確實是廣州上市公司中的一大特點。據統計,廣州上市公司中的國企數量雖然僅占三成左右,但在營收、凈利潤排名前十的企業中,國企占了70%。余凌曲表示,資本市場有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也對廣州發展更多上市公司有所影響,尤其是新的科技創新的潮流在于平臺經濟,一家平臺做大之后其他的就很難生存。

  如今,這一現象也逐漸引起管理層的重視。“加大力度推動企業上市掛牌”被寫入了2019年廣州市政府工作報告。廣州市市長溫國輝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專門強調,要完善金融支持體系,用好科技成果產業化引導基金,擴大科技信貸風險補償資金池規模,支持科技企業在境內外上市。

  今年3月,上交所南方中心正式揭牌落戶廣州,成為上交所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區域總部,將以廣州為中心,輻射廣東、福建、海南等地區,提供資本市場相關服務,并為上述地區科技創新型企業了解相關政策提供便利,助力企業對接科創板。如今,方邦電子、禾信儀器等一批廣州科技型企業正在積極申報謀求登陸科創板舞臺。

  國資并購基金啟動

  除了通過IPO的渠道增加上市公司數量之外,伴隨著去年A股上市公司大面積出現股權質押危機以及監管層號召為民企紓困的背景,地方國資在資本市場的動作活躍起來。其中又以河南、陜西等中部省份國資表現尤為凌厲,已在包括廣東在內的發達省份拿下10余家上市公司控制權。

  事實上,廣州國資的動作同樣不小,就連市政府層面也公開鼓勵對外投資入股。

  2018年8月初,廣州市政府出臺的《關于市屬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實施意見》中就明確提出,鼓勵國有企業圍繞主業產業鏈,通過投資入股、并購重組等方式,與非國有企業進行股權融合、戰略合作、資源整合,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

  不久后,廣州市又出臺了《關于促進國資國企改革創新發展的實施意見》,明確支持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以市場化方式,對公共服務、高新技術、生態環保、戰略性產業和對國有企業主營業務能發揮重要支撐或互補作用等領域的優質非國有企業進行股權投資。

  2018年12月,廣汽集團(601238)、珠江啤酒(002461)雙雙發布公告稱,擬參與設立“廣州國資產業發展并購基金”,基金管理人為廣州市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有限公司,基金總規模不超過33.1億元。其中廣州國發出資5億元,廣汽集團出資3億元,珠江啤酒出資1億元。

  公告介紹,并購基金的主要投向包括三個方面,一是廣州市層面戰略性重大并購項目,二是具有原創性技術、稀缺資源的企業,三是市場價值低估的資產或上市公司。設立該基金的目的在于集合廣州市屬國企的資源,用于廣州市屬國企戰略并購,支持廣州國資國企轉型升級、布局未來,促進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優勢互補、融合發展、實現國資價值增長。

  e公司記者通過企查查獲悉,廣州國資產業發展并購基金已于2019年1月2日成立,股東層面上除了前述出資人,還包括白云山(600332)的控股股東廣藥集團、越秀金控(000987)的控股股東越秀集團、嶺南控股(000524)的控股股東嶺南集團、廣電運通(002152)的控股股東廣州無線電集團、廣州港(601228)控股股東廣州港集團以及萬力集團、萬寶長睿等。可以說,這是一支集合了廣州最強國企力量的“旗艦級”并購基金。

  目前來看,該并購基金還鮮有直接入股上市公司的案例,其唯一對外投資設立的企業是廣州恒翼投資發展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恒翼投資”),而恒翼投資此前就在萬力集團控股山河智能的過程中,扮演了萬力集團一致行動人的角色,共同參與了入股。

  今年4月,廣州市政府印發《關于支持廣州市民營上市公司穩定發展的若干措施》,提出將在市屬國有企業出資30億元組建國資產業并購基金的基礎上,形成總規模200億元的民營上市公司并購紓困基金,在符合相關規定的前提下收購民營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股權或對上市公司實施增資擴股,探索利用夾層投資、私募份額交易做市基金等方式紓解民營上市公司融資困難。同時,廣州還支持市屬國有企業發行紓困債,利用國有企業信用水平降低民營上市公司融資成本。

  對于廣州國資的積極動作,林江認為,不排除廣州有著積極改善資本市場形象以及謀求趕上資本市場發展“快車道”的內在動因,但投資并購最關鍵的還是產業整合。“國企的文化與民企是否融合,在管理上是否會對民企帶來限制,雙方的業務怎樣協同,這些都是整合中的難題。而不僅僅只是花了錢,買了股權,事情就解決了。”

  3.6萬億國資“家底”

  素有“千年商都”之稱,又長年占據“中國第三城”地位的廣州,確實擁有一份令人艷羨的殷實家底。

  據廣州市國資委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年末,廣州市、區兩級國企資產總額達3.57萬億元,凈資產9945.7億元。其中市屬國企資產總額3.35萬億元、凈資產8925.3億元;市屬國企2018年全年實現營收7603.5億元,同比增長8.6%,實現利潤總額652.3億元,同比增長5.4%(其中經營性利潤增長8%)。

  在資產規模方面,2018年廣州市屬國企資產總額是2005年的7.25倍,國企凈資產是2005年的6.46倍,國有資產規模僅次于京津滬渝四大直轄市,在副省級城市中位列第一。

  翻開廣州市國資委直接監管企業目錄,共計33家企業構成了廣州市的名片。據統計,市屬國企資產千億級、百億級企業分別達7家和25家;營收達千億級企業1家,百億級企業16家;入圍世界500強、中國500強、中國制造業500強、中國服務業500強的企業分別為1家、6家、6家和11家。

  這些企業中,還有著不少細分領域的全國第一甚至世界第一。其中,唯一一家千億級營收企業廣汽集團(601238)已經連續6年入圍世界500強,且排名首次入圍提升了281個位次。廣藥集團連續7年蟬聯“中國制藥工業百強榜”第一位,保持了中國最大制藥工業企業的行業地位。

  廣州港(601228)在2018年完成了集裝箱吞吐量2192萬箱,反超了一些外貿強港,貨物和集裝箱吞吐量排名全國第四、全球第五。珠江鋼琴(002678)則持續鞏固全球鋼琴產銷規模第一的地位,蟬聯“中國樂器行業十強企業”第一名。廣州無線電集團旗下的兩家上市公司廣電運通(002152)和海格通信(002465)則分別在ATM和短波通信設備領域均位居國內市場份額第一。

  從盈利能力來看,廣州國企中排名前三的分別為廣汽集團、廣藥集團和廣州港。其中廣汽集團又以一己之力貢獻了2018年廣州市屬國企凈利潤的1/6。

  雖然家底豐盈,但廣州國企也并非毫無短板。在2018年11月廣州市政府向廣州市人大常委會提交的《關于2017年度廣州市國有資產管理情況的綜合報告》就曾“自揭老底”。

  《報告》稱,在企業及金融類企業國有資產管理方面,創新能力仍顯不足。在近兩年大幅提升研發投入水平的情況下,年均研發總投入也僅有95億元,只占營業收入的1.5%左右,尚有部分企業未設立研發中心,創新型領軍企業較為缺乏,高新技術產品產值率多年在45%左右徘徊,創新成果總數不多,近兩年專利申請量增速較全市偏低。

  針對“創新”上的短板,廣州市國資委主任陳浩鈿今年5月在出席活動時公開表示:“廣州國資系統今年將推出‘創新八條措施’,全面夯實自主創新基礎,加快推進創新園區開發建設,構建高端化創新人才隊伍,落實創新發展舉措,讓創新成為推動國企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動力。”


0 0 0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評論
用戶評論
  • img 用戶名稱 2018-12-31

你可能會喜歡

银河现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