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樂福花落蘇寧:巨頭大戰產業互聯網

作者:資鯨 時間:2019-06-28 并購重組
拿下家樂福,蘇寧收割了3000萬會員,遍布國內51個大中型城市的210家大賣場,4000萬平米門店資源。

  48億元,9年賣身傳聞不斷,家樂福花落蘇寧。

  過萬的SKU開架自選,一字排開的收銀臺,打印機刺啦刺啦低奏著日入百萬的交響樂,供應商挑燈夜戰,要趕在天亮前填補被“洗劫”一空的貨架......24年前,家樂福入華,中國大賣場狂歡的大幕由此拉開。

  然而,繁華過后,家樂福開始變得星光暗淡。

  24年前,它以教父級的身份登場,意外的是,今日卻以60億元的估值賤賣退場。此番“離場”,不僅宣告家樂福中國之旅結束,還標志著傳統的中國大賣場模式向新零售大賣場模式躍進。

  家樂福之后,Top3的外資大賣場無一例外地“歸順”本土互聯網企業。大潤發“投誠”阿里,沃爾瑪“落草”騰訊系,而今“披著互聯網外衣的地產公司”蘇寧搶下家樂福,線上零售巨頭們“擁兵自重”呈三國殺態勢。對了,近日還有德國戰將麥德龍中國待價而沽,有多少雙眼睛在虎視眈眈?據悉,競買名單已有8家企業,騰訊、阿里、蘇寧等均在冊。

  動物兇猛,中國新零售大賣場模式開啟,這是一場反客為主的會戰,也是一場產業互聯網的會戰。

  頭部戰事

  蘇寧似乎很久沒有回到中國零售斗獸場的聚光中心。6月23日,蘇寧國際擬出資48億元收購家樂福中國80%的股份,公告一出,高光立馬打過來。

  收割線下大賣場,蘇寧再下一城。

  拿下家樂福,蘇寧收割了3000萬會員,遍布國內51個大中型城市的210家大賣場,4000萬平米門店資源。不止眼前這些,更重要的是在戰略上的占領。家樂福補足了蘇寧智慧零售大快消的“陸軍”戰隊的同時,對外更是扳回了一城。

  這話得從蘇寧轉型進入死角之后“偷師”阿里說起。2015年,蘇寧轉型遭遇陣痛,轉而采取合作的方式牽手阿里,蘇寧140億元認購阿里股票,阿里283億元戰略投資蘇寧成為第二股東。

  彼時,蘇寧在阿里的眼中也只是一員“陸軍”大將。態勢相當明顯,阿里試圖借助蘇寧在3C領域的優勢擴大其品類的影響力和覆蓋度,戰略上旨在牽制京東。不過,阿里不可能左右蘇寧的獨立決策。

  隨著線上羽翼漸長,蘇寧和阿里唱的不再是“線上線下”強強聯手的主歌,它在線上副歌部分開始起作用。

  “自成一極”才是蘇寧的野心。

  收割線下大賣場歸根結底要配合“空軍”的實力。因而,蘇寧時不時也敲敲“智慧零售”的黑板:蘇寧目前是“陸、空”兩棲部隊,全場景、全渠道、全客群,一個也不少。

  “蘇寧的底氣是財大氣粗,蘇寧的精神是小強精神,蘇寧的策略是跟隨策略,蘇寧的未來是一席之地。”掌會小程序CEO余德如是評價蘇寧當前的道路。

  正如余德所言,十來年,蘇寧改革轉型砸下的百千億計的真金白銀多少是奏效的,尤其是在零售互聯網化的風口到來之時,蘇寧“有樣學樣”的跟隨即便做得不出彩,但也不至于掉隊。

  總能分得一杯羹。

  如今,蘇寧的線下優勢的話語權漸盛,瞧,2017年蘇寧集結了地產界的半壁江山前來打call,誓師大會上,蘇寧要在三年內通過“租聯并轉”的方式共同開發2萬家智慧門店。恒大地產便率先啟動“私人訂制”模式加入智慧零售陣仗。

  2018年開始,蘇寧伺機而動,開啟買買買的模式,以補足自有的1600多家門店資源。目前,迪亞中國、萬達百貨以及家樂福中國都進了蘇寧的囊中。

  擠進頭部并不容易,但對阿里來講是絕對的引領。

  2016年,馬云發出電商已經變天的吶喊,新零售才是未來。新零售的魔方轉動,阿里花錢毫不手軟,三江購物、聯華超市、新華都、高鑫零售、百聯集團等數十個項目收入麾下,少說也有500個億,算上此前布局的銀泰和蘇寧,阿里對線下賣場的收割投入也有750億元。

  兩年前,張勇眼中的新零售還停留在“世上本沒有路”的摸索時期。如今,新零售步入第三年,阿里落地攻勢甚是密集。

  在理論、概念上,阿里樹立起行業內廣為運用的“重構人貨場”的新零售要義,即通過大數據實現對人的可識別、可分析、可觸達;在貨的角度推進泛內容化,通過大規模的C2M定制打造柔性的供應鏈水準,減少中間環節提高效率和消費者體驗;在場景上要形成可交易、交付甚至交互的消費環境。

  一句話,新零售本質就是構建以用戶為中心的線上線下融合體系。

  阿里戰略落地布局了新零售八大路:以蘇寧為主體的電器零售業,銀泰帶隊的線下百貨,盒馬、大潤發主導的餐飲快消領域,餓了么、口碑主攻的線下餐飲,居然之家領銜的家居領域,農淘、阿里零售通等分兵七路對線下進場景進行拓展,而天貓則為線上零售第一大主力軍。

  隨著阿里拳頭式出擊的新零售戰略浮出水面,它也一路展開對線下的收割,也就有了前面所提到的阿里陸軍聯盟的集結。各條線上戰隊整齊劃一,線下攻勢有理、有利、有節地推進。

  看上去很美。

  不過,有時候人算真不如天算。蘇寧的“異心”在側,商場如戰場,阿里和蘇寧當前充其量是到哪個山頭唱哪支歌,各取所需罷了。

  在這樣的戰場上,想愛不能愛才是最寂寞。不過,相較于另一個派系——騰訊系,阿里似乎也愛不起來。

  在零售互聯網化的概念中京東有過“第四次零售革命”的提法,后來,轉而選擇了“無界零售”口號,而騰訊隨了蘇寧也叫“智慧零售”,雖然叫法不一,做的都是同樣的事兒。

  騰訊系收割線下的戰斗從去年開始加速度。

  在此之前,京東(2015年)和永輝超市、沃爾瑪開始結為同盟。不過,從2017年開始,也就是馬云打響新零售戰役的這一年,騰訊宣布入股永輝超市,也正式宣告入列“新零售”會戰。2018年3月,馬化騰對外披露騰訊已經成立智慧零售戰略合作部。

  戰斗的勢頭似乎一浪高過一浪。

  巨頭們都不差錢,在騰訊的菜籃子里裝了步步高、海瀾之家、百佳超市等陸軍部隊,再加上京東這邊的永輝超市、沃爾瑪,正可謂桃杏爭春,難分伯仲。

  顯然,收割線下大賣場的競爭形成了騰訊、阿里、蘇寧的掎角之勢,三師開始大會戰。

  產業互聯網進擊

  據了解,在騰訊集團內部把智慧零售當做CEO工程。繼拍拍網、易迅之后,騰訊開始剝離自己不擅長的業務,轉而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而今,它緣何再次“染指”零售?

  回到零售數字化的變革中來探個究竟。

  根據《數字中國建設發展報告(2018年)》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1.3萬億元,占GDP比重達34.8%。顯然,技術帶來的商業模式創新已經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引擎。

  由此可見,騰訊入局零售的要義。

  騰訊智慧零售的旗幟很簡單,不過“連接”二字,無外乎在技術端突破,提供數字化的解決方案和工具(比如微信公眾平臺、微信支付、小程序、騰訊廣告營銷服務、騰訊云、企業微信和泛娛樂IP),打通線上線下,為品牌商提供增量,在這個過程中沉淀自有數字資產。

  不難推測,騰訊收割線下的攻勢是要打造零售數字化的樣本,迅速跑通模式。

  收割線下首當其沖就是找頭部,找到服飾、美妝、商場、賣場等行業領跑的公司。頭部在影響力和資源上有自身優勢。

  收割大賣場,巨頭們也完成線下零售數字化競爭的卡位。

  回到數字經濟中,如果數字經濟于GDP占比再往上走,能達到多少?或許1:1的數據比例就到了天花板。原因很簡單,數字經濟需要有產業依托。

  比如電商,首當其沖需要有制造業的依托,否則,其天量的貨架,天量的產品,時空的創新突破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了。

  實際上,當馬云高喊零售變天的那一刻,線上對線下這場反客為主的互聯網化運動的號角就已吹響,零售變革從訂單到生產、終端、再到消費者,從支付方式的變革,到物流體系、產業鏈體系的變革。

  巨頭收割線下賣場是進擊產業互聯網的符號。

  諸如沃爾瑪、家樂福這樣擁有超過50年零售經驗的企業,最大的優勢莫過于有龐大的供應鏈能力以及配套的物流體系。

  “家樂福中國在大賣場具有最強的本地化采購和單店運營能力。其快消和鮮食供應鏈加蘇寧的互聯網零售,對雙方都是一個新的跨越。”蘇寧易購集團副董事長孫為民如是評價這筆48億的買賣。

  截止目前,家樂福中國擁有6個大型配送中心,覆蓋全國51個城市,并且在供應鏈端,家樂福對鮮食、便利商品和常保商品的倉儲運輸管理有豐富經驗。蘇寧收購之后,將會從倉儲、物流、人員等方面進一步補足其大快消版塊。

  顯然,“陸軍”部隊在互聯網化中充當“功能角色”,而“空軍”意在統帥。換言之,巨頭征戰線下,是在換賽道,這一賽道不一而同地指向產業互聯網。

  并不意外,這些互聯網巨頭們都把目光瞄準了產業互聯網。正如上海社科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胡曉鵬認為:在供給側、需求側、分配側產業和互聯網在某一個節點匯合。

  去年幾乎所有大型的頭部互聯網企業都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

  騰訊在增速放緩、股價不斷蒸發的情況下,操刀進行了第三次較大的組織架構調整,宣告進軍產業互聯網;百度名落AT之后,押注人工智能賽道,也進行了百度智能云事業群的升級;馬云交棒,從新零售向新制造挺進;美團點評在生活服務賽道上,也宣告前20年完成了需求側的數字化,后20年將集中推擠供給側的數字化......

  大賣場可以在供給側數字化為“空軍”們提供抓手,同時也是在本地生活服務的橋梁,比如,能夠成為線上零售的前置倉,在流通環節上提供變革。

  過去20年是互聯網的流量時代,從PC端到移動端,流量主導一切,流量紅利不斷。但是,近幾年互聯網的流量紅利幾乎消失殆盡,新流量越來越貴,各家企業都在深入實踐和探索,千方百計要獲取流量(客戶),并把它們轉變為深度服務客戶。

  實際上,線下大賣場是觸達用戶的場景入口,是銷售的終端,當然也成了互聯網巨頭們收割用戶的抓手。

  電商領域的信號比較明顯。

  從電商領域來看,收割線下就是在擴大邊界,利用互聯網的優勢延展到其他產業,從目前看來,阿里、蘇寧、騰訊系即便形成了一個初步的戰局,電商的基本盤還是在線上,還是在銷售端突破。

  另外,在產業互聯網的目的很明了——降本增效。通過線上線下場景的打通來提升商品流通與流量轉化的效率,是首要的任務。

  新零售之所以叫“新”,也是因為技術,大數據的利用,能重構生鮮市場的人貨場關系,重構供應鏈,實現最大程度上的降低成本、減少庫存、降低損耗、提高效率,創造更高價值。

  對大賣場的收割只是進擊產業互聯網的一種方式,近來,在電商的戰事中,幾經沉浮的C2M再起,農村戰事再起都是在供給側改革發力。

  大會戰已經拉開,被收割的傳統線下零售企業,家樂福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后一個。


0 0 0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評論
用戶評論
  • img 用戶名稱 2018-12-31

你可能會喜歡

银河现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