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波對話飛鶴奶粉:真正把產品做好才能贏回國產奶粉的尊嚴

來源:北國網 時間:2019-06-25 人物對話
“我們就是要把別人的不信任和質疑,變成今天的認可和驚嘆”

  “最近兩年有一個詞常常被提到,‘工匠精神’。當所有人都在呼喚一樣東西的時候,說明它是稀缺的、被渴求的、未得到滿足的。” 這是“知識商人”吳曉波對今天中國制造業的洞察和焦慮。但當他去到“鶴城”齊齊哈爾,走過飛鶴乳業全產業鏈基地這一路后,他看到了新時代下,自己所期待的真正的“匠人”模樣。

  純凈天然的牧場,現代化的技術設備,潔凈有序的生產環境,嚴苛的生產工序……依靠這樣一條完整的全產業鏈,飛鶴乳業成為年營收破百億、引領國產奶粉振興的破局者,并且是在“洋奶粉”吃盡紅利、消費者越來越“挑剔”的背景下。

  全球化市場環境下,消費升級、錯位競爭是今天民族品牌的主要命題。盡管一直處于硝煙之中,但在從事乳業30多年的老兵、飛鶴乳業董事長冷友斌眼里,競爭遠不像看客認為的那樣你死我活,本質無非是“專心致志做好一件事”。

  “飛鶴與其他乳品企業一樣,但又不一樣,飛鶴只做嬰幼兒奶粉。”在和吳曉波的對話中,冷友斌言語間盡是對嬰幼兒奶粉事業的熱誠,也提出了一些新的思考。

  談初心

  “守護中國寶寶口糧是飛鶴的本分”

  吳曉波:我來到甘南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天高地遠,空氣清新,土壤肥沃,這片土地真的是上天的恩賜。您和這片黑土地有著怎樣的淵源?

  冷友斌:我是土生土長的黑龍江人,我從事的嬰幼兒奶粉事業也扎根在這片黑土地。我熱愛這片土地,更感激這片土地。

  吳曉波:您是小的時候家里就養牛嗎?有人說過,一個事業的開始,是因為熱愛。真的只有熱愛,才會把一件事做到極致。

  冷友斌:在我14、15歲時家里開始養牛,當時我擠奶特別厲害,是很強的勞動力。從小家里就是靠養牛、賣牛奶供我上學,所以我對乳業有著很深厚的感情。而且我特別喜歡孩子,即便在最難的嬰幼兒奶粉行業,我也做得很快樂。

  吳曉波:我認為,國產奶粉最難的時刻已經過去,今天飛鶴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是不是覺得可以松一口氣了?

  冷友斌:一口氣都不能松。嬰幼兒奶粉關系到萬千中國寶寶的健康,我們必須擔起責任。而且這個行業要做好,就一定要在產業模式、科技、配方上不斷學習、創新。不是怕別人超過我,而是要超越自己。只有這樣,中國家庭會更幸福,企業、行業的生態才會更好。

  吳曉波:您這種責任感,會不會讓自己的壓力比別人更大?

  冷友斌:有壓力,但干勁更足,為國產奶粉正名、守護中國寶寶口糧是飛鶴的本分。

  談質疑

  “我們就是要把別人的不信任和質疑,變成今天的認可和驚嘆”

  吳曉波:我從農場、牧場走過來,看到連片的青貯玉米田、燕麥田還有大規模的奶牛飼養,覺得特別震撼。您是什么時候開始探索這種“產業模型”的?

  冷友斌:從2001年開始,我們就扎根北緯47度黃金奶源帶,打造行業內第一條完整的全產業鏈。到今天還有人開玩笑說,飛鶴的后腦勺長眼睛。

  吳曉波:我聽說,飛鶴建全產業鏈的時候,幾乎沒人支持。當時別人都在做品牌搶市場,只有飛鶴在“下血本”。為什么要“死磕”這件事?

  冷友斌:我做了一輩子乳業,非常清楚沒有好的奶源,就生產不出好的奶粉。乳業想做好,必須這么做(建全產業鏈),這是乳業人的先天直覺。

  有句俗話叫“家有萬貫,有毛不算”,當時確實有很多人說“你投了幾個億幾十個億,消費者又看不見”,但做嬰幼兒奶粉沒有訣竅。老老實實打基礎,飛鶴才有了連續57年安全生產無事故的紀錄。我們就是要把別人的不信任和質疑,變成今天的認可和驚嘆。

  吳曉波:但本土奶源真的是能夠媲美全球的最優質奶源嗎?

  冷友斌:剛剛您也嘗了我們的鮮奶,感覺怎么樣?

  吳曉波:非常好喝。比一般的牛奶更純,也不是那么甜。

  冷友斌:之前有國際乳業專家來飛鶴考察,也是這么說的,因為這就是最優質鮮奶真正的味道。飛鶴的農牧場建在世界公認黑土帶和北緯47度黃金奶源帶上,我們在最優質的土地上種牧草,用最優質的飼草飼料喂養最優品種荷斯坦奶牛,用最先進的榨乳系統集奶,產出的必然是最好的鮮奶。

  吳曉波:我也參觀過國內很多工廠,直到今天在飛鶴,看到這樣先進的管理體系和智能化的生產過程,我終于明白了您為什么這么自信,也讓我對國產奶粉更有信心。

  冷友斌:自信的背后,都是因為我們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堅持“質量不能為任何事情讓路”。

  吳曉波:國產奶粉的品質越來越好,但消費者信任恢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對企業來說是不小的挑戰。您怎么看?

  冷友斌:我自己的兩個女兒,飛鶴員工的寶寶,以及所有了解飛鶴的合作伙伴和朋友的孩子都在喝飛鶴奶粉。這就是現在國產奶粉的質量和我們的信心。

  談競爭

  “好奶粉自己會說話”

  吳曉波:和外資奶粉相比,飛鶴的品質、價格是絕對高端的,去年飛鶴也創下了一線市場新的銷售紀錄。飛鶴高端化的底氣來自哪里?

  冷友斌:來自中國優勢。

  中國企業更懂中國消費者。大家都知道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中外寶寶的體質有差異,中外母乳的營養成分也有差異。所以多年來,飛鶴圍繞中國母乳研究,研制出了更適合中國寶寶體質的奶粉。

  另外,中國企業有獨特的生態屬地資源。獨特的生態環境和規模化牧場,使飛鶴能夠實現100%新鮮生牛乳一次成粉,最大程度保留了牛奶的活性物質和天然營養,更利于寶寶的消化吸收。而新鮮是打造“更適合”的第一關。

  吳曉波:不久前,七部委聯合印發的《國產嬰幼兒配方乳粉提升行動方案》里提到,力爭嬰幼兒配方乳粉自給水平穩定在60%以上。60%這個數字意味著什么?

  冷友斌:60%關乎行業崛起,關乎國家食品戰略安全,這是國家對民族乳業的信心和期待,中國乳企也在為落實“中國糧食中國飯碗”抱團發力。我們有信心讓中國寶寶奶瓶裝中國奶。

  吳曉波:您覺得中國奶瓶里應該裝什么樣的中國奶粉?

  冷友斌:好奶粉自己會說話。飛鶴一年賣出7000多萬罐奶粉,就是和消費者產生了7000萬次溝通,建立了7000萬次情感聯系。寶寶喝了這些奶粉以后,不過敏,不哭鬧,便便好,長得健康,全家人開心,這不就是我們的中國好奶粉嗎?

  吳曉波:對于國產奶粉的未來,您有怎樣的憧憬?

  冷友斌:贏回國產奶粉尊嚴的時刻已經到來。讓每一勺奶粉都無愧于品質之名,剩下的交給時間去檢驗。

  不斷創新自我、迎合時代更迭的品牌,總能在看似飽和的領域實現新的突破,并會有更多人愿意為好產品相伴的美好生活買單。正如吳曉波所言,“更適合中國寶寶體質”的背后,是中國人的消費自信、產業自信和文化自信。中外奶粉之爭進入下半場,飛鶴的執著與創新為我們帶來了諸多啟示,更讓我們看到了國產奶粉推進高質量發展的信念,看到了中國品牌持續向好的新動能,看到了民族企業守護國家糧食安全的堅實擔當。


0 0 0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評論
用戶評論
  • img 用戶名稱 2018-12-31

你可能會喜歡

银河现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