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最后一位守夜人也走了

來源:投中網 時間:2019-06-25 商業管理
兩段創業旅程,兩次與IPO失之交臂。張昭已年近60,為樂創文娛傾盡了8年光景。

  張昭終于離開了“樂視”,盡管當前的“樂創文娛”已經與樂視沒有太大的關聯。

  2019年6月24日下午,樂創文娛原董事長、CEO張昭辭任的消息刷爆了影視圈,官方公告稱,“張昭先生因個人原因,提出辭去樂創文娛董事長、CEO職務”。

timg.jpg

  關于張昭的去向,外界紛傳,張昭近期將有新的創業計劃,或為復星集團投資的一家影視公司。投中網向復星系的一位高層求證,對方回應稱“復星內部還沒有信息,但榮華離開之后,復興影視總裁的位置已經空置很久,張昭接任的可能性很大”。

  第二段創業告終,孫宏斌長子接位

  張昭辭任樂創文娛職務一事早有征兆。早在2019年4月19日,財聯社就曾爆出,樂融致新董事會成員進行了變更,孫喆一進入樂融致新擔任董事,劉淑青仍為董事長,但樂視影業CEO張昭退出董事會。在今年上影節的某場活動上,活動名錄上張昭最后一次以樂創文娛董事長的身份出現,但現場觀眾告訴投中網,張昭并未如約出席。苦苦掙扎近兩年的樂創文娛(原樂視影業,2017年),終于失去了他“魂”。

  說張昭是樂創文娛的“魂”,一點都不為過。在賈躍亭曾經打造的樂視生態里,樂視影業曾是樂視七個生態中重要的一環。

  公開資料顯示,樂視影業成立于2011年,由時任光線影業的總裁張昭創立,以發行業務起家,出品或發行了許多頗有名氣的作品,例如《小時代》系列,《熊出沒》、《歸來》、《追兇》等。也就在最為輝煌的時日里,樂視影業先后與張藝謀、徐克、陸川、郭敬明等多位簽約,2014年獲得B輪投資,曾估值達48億元,投資方包括孫儷、鄧超、黃曉明、馮紹峰等多位明星,這一切張昭功不可沒。

  如果說張昭是國內最優秀的電影產品經理之一應該沒人反對。他在光線影業時運正好時離開,他單槍匹馬從無到有建立的樂視影業一度躋身民營電影公司前五名。拿2016年來看,樂視影業共獲得超過39.5億的票房,11部影片實現了票房“片片過億”,排在中國電影公司票房增速榜的第一位,在2016年大盤增速僅3.7%的背景下,著實難能可貴。

  值得一提的是,張昭的許多想法其實非常具備前瞻性,早在2013、2014年的時候,他就提出過許多被后來論證成趨勢的概念,比如地網發行的概念、互聯網電影公司的概念、電影產品經理、粉絲電影、網生代、多文本開發、無限貨架理論等,后來都被行業接納并廣為引用。

  張昭辭任后,融創文化集團總裁孫喆一將接任樂創文CEO一職,而孫喆一正是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的長子,融創文化成立于2018年12月,與融創地產、融創物業和融創文旅并行成為融創中國的四大戰略板塊,樂創文娛與其成為一把手的時間為今年2月21日。目前,張昭與孫喆一已完成相關工作交接。

  樂視最后一位守夜人

  “張昭還是很努力的”,上述復星高層對投中網評價稱,“只是沒有踩到點,外因和個人判斷都出現了偏差,當時局變化的時候,離開還是堅守?如果堅守,堅守的方向是否正確,在這些判斷上都出現了失誤”。

  但卻不能否認,張昭著實有點“倒霉”。如果單從樂視影業這一“產品”上看,無論是投資人、旗下的導演明星陣容、還是決策層的專業程度,都堪稱行業領先。

  “樂視影業的資金鏈非常健康,并且從一開始就是盈利的,一直運營的都是高周轉的項目,不缺錢”,張昭曾經對媒體表示。但盈利的樂視影業并未從家大業大的親爹樂視那里撈到好處,反倒是多次舍身救主,成了上市母公司的奶媽。

  先是2014年12月,樂視股價一再波動,原本準備獨立上市的樂視影業擱置上市計劃,宣布注入樂視網,承諾一年內啟動注入工作,消息放出,樂視網股票一路漲停。但現實再度把張昭坑了一把,先是并入上市公司重組的進程一度擱淺,估值縮水,接著就是《長城》、《爵跡》等電影的接連失利,業績對賭未能完成……盡管如此,樂視影業仍然是樂視的七大生態里唯一賺錢的一環。

  融創中國的公告顯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樂視影業的其他應收款高達17.75億元。而這一數據,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別為7341.44萬元、18.52億元。也就是說,2016年年初到2017年第一季度,樂視影業的其他應收賬款增長23倍多!這其中,幾乎全部來自于樂視控股的欠款,為17.08億元,占比超過96%。這個數字,相當于樂視影業2016年總資產的50%和營業收入的155%。而在2017年4月,為了解決國泰君安證券到期的股權質押貸款,賈躍亭又從樂視影業處借走了3億元——而這3億元是樂視影業賬面上最后的現金流。

  《人物》雜志曾記錄了樂視影業最后的彈藥借出去的細節。“直到凌晨3點,張昭都沒有吃晚飯,將近60個煙蒂堆在面前的煙灰缸里……張昭的手機持續不斷的響,打進來的電話有賈躍亭的,也有孫宏斌的”,漫長而又痛苦的一宿過去,下屬來打探他的決定,“還是得借”,張昭仍然感念賈躍亭曾給他的支持和信任。

  事實證明,這是一份有借無回的欠款。有人勸張昭離開,但他思來想去,還是不能走,“當時我們做這個公司立下過宏愿,為了這個宏愿,不管多困難,也要堅持。你作為一個公司的領袖,到底要為這個宏愿負多少責任,就是這些事”,張昭告訴《人物》雜志。

  樂視分崩瓦解,但樂視影業有了后來的故事。2017年1月,孫宏斌以人民幣10.5億元的代價收購了樂視影業15%的股權;2017年11月,為了拿到融創17.9億元的借款與不超過30億元的擔保,樂視又將旗下多家公司的股權質押給了融創,其中,又包含 樂視影業21.8%的股權質押;2017年12月25日,融創中國繼續對樂視影業進行增資。當日晚間,樂視網于發布的重大資產重組進展公告中透露,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天津嘉睿”)擬對樂視影業進行增資,增資后前者持有后者的股權比例將升至40.75%。

  至此,融創已成為樂視影業的第一大股東,賈躍亭的話語權進一步消解。

  后面的故事就世人皆知了。2017年11月,樂視影業更名為“新樂視文娛”,2018年3月,再次更名樂創文娛,在企業的戰略上,也從一家單純的影視公司專為一家“以影視內容為主要媒介的IP運營公司”。半年時間,兩次更名,張昭“斷臂求生”。

  風暴之后,張昭被稱作“樂視最后的守夜人”,大家有質疑、有困惑,每個人都想知道這位守夜人還將怎樣翻身。

  張昭其人

  筆者最近一次見張昭,是在2018年11月28日藝恩舉辦的2018文娛峰會上,時值文化產業政策密集發布時期,天價片酬、偷稅漏稅等問題嚴格篩查之際,幾乎所有的與會嘉賓都小心翼翼,甚而從口袋里掏出提前備好的“稿件”一板一眼的宣讀。張昭上臺,氣氛陡然升溫,開口就講,“過去兩年,我一直在重新思考,未來十年中國的電影產業會怎么走”。

  從文化和旅游部的合并談到閱文集團的上市,再談到迪士尼收購福克斯,盤點起近一年來中國電影市場林林總總的變化,張昭提出“要去TMT行業去看電影市場的變化”,談及融創成為樂創文娛的第一大股東,張昭直言“以前是向萬達致敬,現在是向融創致敬”,言語里,絲毫不避諱對孫宏斌的感激。

  對于外界給予的“樂視最后的守夜人”稱呼,張昭并不喜歡,在這個稱呼里,孫宏斌與賈躍亭的那種微妙關系讓他并不舒服。

  據不少媒體引用的張昭與賈躍亭第一次會面的情景,“2011年,在亮馬橋的昆侖飯店,張昭第一次見到賈躍亭。彼時,賈躍亭正在大張旗鼓打造樂視生態,影業是其中之一。雙方第一次見面相談甚歡,相互欣賞。賈躍亭想要做影業,而張昭剛巧也想借助互聯網的力量,打造‘中國的迪士尼’,二人一拍即合”。更為重要的是,賈躍亭給予了張昭極大的自由度,并承諾影業未來會獨立上市,這也是張昭最為看重的地方。

  于是,在張昭的期待里,賈躍亭對他是有知遇之恩的,哪怕樂視的負面消息鋪天蓋地而來時,媒體問到張昭對賈躍亭的看法,他都避之不談,不曾對外人道賈半句不妥。

  一位與張昭有過多次接觸的記者告訴投中網,有一段時間,張昭經常哭,一打電話就哭,因為很多影視公司追著他要錢,他也沒有,只能哭,電話那頭的影視公司老板也只能跟著一起哭。2017年上海電影節樂視影業發布會,孫宏斌放言,“你不用擔心錢,只要方向對,你有的是錢”,一言既出,張昭又哭,當場淚目。

  這樣的張昭與此前的硬漢與大佬形象大相徑庭,“之前總是端著”,不止一位媒體人這樣評價,但樂視風暴之后,張昭明顯柔和了許多,甚至會為此前在孕婦記者面前抽煙而在事后專程讓助理替之道歉。

  此前,張昭也期望自己一手創辦的光線影業上市,這家至今在中國影視公司中依然排在前列的公司在張昭的帶領下,在2006-2010年的四年期間,出品并發行了20余部商業電影,連續四年保持了100%的增長速度。但在2011年光線傳媒謀求上市之時,為了保證公司的盈利能力,證監會要求光線影業并入光線傳媒,這與張昭的計劃背道而馳。外界揣測,張昭在光線影業的高峰時刻選擇離開或與此有關。

  兩段創業旅程,兩次與IPO失之交臂。張昭已年近60,為樂創文娛傾盡了8年光景。孫宏斌也曾跟他開玩笑,“樂視的事,相當于上了10個哈佛”。時局動蕩,張昭心中的“中國的迪士尼”光景不會泯滅!


0 0 0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評論
用戶評論
  • img 用戶名稱 2018-12-31

你可能會喜歡

银河现金注册